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手游资讯

丰县、沛县、鱼台人,当年打“红五”的炉石传

来源:游戏资讯 发表时间:2019-07-03 18:04:21
文:春煦文苑 今天,看到这个文题,你很可能不知道我在讲什么,也许会给你一种空穴来风 突兀诡谲 云山雾罩的感觉。 对不起,我说的是一种打牌的娱乐方式。在生活节奏日益加快的今天,提起这个话题,意在给脚步匆匆为生活打拼的你我释放一下压力,放松一下被工作肆意捆绑的劳累的心情,我想您不会介意,也一定理解。
这种扑克牌的玩法恐怕退出娱乐圈子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了,现在很少有人会玩,也许今天你已经不愿意再玩这种过时的游戏。然而,过去打“红五”却是扑克牌中最有趣的玩法,用一副扑克牌,四个人像现在打升级、打掼蛋一样两两对门,现在我只记得“红桃五星”最大,其次是大王、小王、二卡牌的足球手游排行榜等等。具体玩法我已经忘记。 今天想借助自留地这个平台,寻找会打“红五”的玩家,学习切磋,重温曾经的美好,以期对这种技饥荒手游怎么用路牌艺能传承下去。 为什么在娱乐器具齐全,花样繁多的今天,我旧事重提,不识时务地烦扰大家? 因为打“红五”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改革开放以前,以生产队为单位的大集体生活方式,整齐划一,单调重复的劳作,大大碾压了人们的娱乐空间,贫乏的精神之根见缝插针地伸入劳动的间隙。 一旦到了一晌劳作中的大休息时间,疲惫的人们突然兴致勃勃,向田间地头的树荫下飞奔,抢占有利地形,为的是争分夺秒打“红五”。人多牌少,有打的,有看的,必然吵杂纷繁不断,因为随便支牌,发生口角,甚至大打出手的事亦时有发生,大多在队长的弹压下偃旗息鼓,默默上工。
说了,笑了,抑或吵了,闹了,打了,可是,比炉石好玩的卡牌手游在起坐喧哗中,疲倦、烦闷、寂寞便烟消云散。那时,打“红五”是扑克牌中最高级最有趣的玩法,能在旷野里树荫下凉风中打几圈“红五”,在当时,也算得上神仙般的日子,舒心的玩耍,美妙的享受,实在惬意极了。 几十年过去了,民间玩牌娱乐的方式不断改进、衍化、升级换代,无论怎样变化,我想作为一种技艺,必有一定的传承。随着改革开放的脚步,人们的物质生活芝麻开花节节高,娱乐的方式也水涨船高,花样繁多。 今天在我们丰县流行的玩法,不外两种:一种以娱乐为目的,经历了由简单到复杂的演变过程,如眼下风靡的“升级”、“掼蛋”,追根溯源,“升级”是在“红五”和“争上游”的基础上组合而成,由一副牌变成了两副牌,玩法随之复杂化;“掼蛋”则是在“升级”和“跑得快”的基础上组合而成,两副牌都要起完,人们手中的牌多了,规矩变了,玩法更复杂,推算、计算更困难而已。 另一种是以赌博为目的玩法,价位可大可小,规矩只在牌友定,少则几十元,多则上千上万,不一而足,如“打鹤子”、麻将、“跑得快”、“斗地主”、“炸金花”、“推牌九”等等,当然,我们丰县风靡城乡的是“丰县十四张”,条、饼、万、红花、老千,可谓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,不知有多少人玩得如醉如痴。 “丰县十四张”就是乡村里俗话说的“老牌”,说起这“老牌”还真值得我们丰沛人骄傲。在外地丰沛人玩“十四张”,其他地方的只有傻看的份,一是不认识那些条条圈圈等符号,二是一时半会弄不懂,学不会,他们认为这玩法神秘莫测。 在本乡本土,对“十四张”褒贬不一,趣闻轶事不断,就拿年轻人找对象就有泾渭分明截然不同的看法:有人说这小孩会打“十四张”,不憨,连牌都不会打这样的人家不是小气就是智商有问题,会打牌,能挣能花,有出息,这媒可以考虑;有人说这小孩年纪轻轻就打牌,不务正业,是败家的做派,这媒不能愿意。真可谓:成也“十四张”,败也“十四张”也。 闲暇时,打牌消遣,娱乐提神,本也无可厚非;若一味沉迷,玩物丧志,就会得不偿失;如果借牌赌博,误事破财,甚或嗜赌成性,那些把辛辛苦苦所得都交给牌局,以致赌债高筑,家破人亡,则是违法犯罪。玩牌适可而止,方是高境界。
牌场如战场,危机四伏,杀气腾腾,斗智斗勇,要有大智慧,方可决胜于方寸之间。愿您在牌场左右逢源玩出境界,玩出智慧,玩出高尚,可是,您别忘了我在后台等您回答我,你会打“红五”吗?